第一个靠踢球赚钱的是谁?他收下100镑加盟死敌

6月 27, 2022
bobcom

还记得2014年贝克汉姆造访与世隔绝的亚诺马米(Yanomami)部落的情景吗?

第一个以这样“荒谬”的方式赚钱的人叫弗格斯-苏特(Fergus Suter),接下来,我们要聊聊他的故事。

我们每个人脑海中都曾闪过这样的念头:把踢足球当作自己的职业。至少,一生中的某个时间点,我们曾有过这样的梦想。

不同的是,对有些人来说,这样的念头太过强烈,以至于挥之不去。尽管有足够的理由放弃,但他们却拒绝向现实低头。

我们这些普通人被日复一日的生活束缚着,到了周末看足球比赛直播或集锦时,也只能对球员们的精彩表现投去羡慕的目光。那时候,我们会想,靠踢球赚钱,这也太酷了吧?

我们肯定不会奢望靠踢球赚大钱,只要能养家糊口就行了。要是有人说,你平时踢球的表现配得上和职业球员等价的工资,那简直是在阿谀奉承。

1888年,威廉-麦克格雷格(William McGregor)创建英格兰足球联赛(世界上第一个有组织的足球联赛)时,加盟俱乐部中的大部分球员都是拿薪水的。

足球发展到那个时候,已经从富人和大学生们的小爱好,变成了专业人士的一份正经工作。人们建起了阶梯和看台,球队也开始向入场的球迷收取门票钱。

这意味着,想要在繁忙工作中放松一下的观众们,可以花钱欣赏一场有组织的足球比赛。

球队也借此开始筹措资金,给当地的小伙子们发补贴,让他们不必去上班赚钱,鼓励他们去球场上训练。

很快,球队之间就为那些最具天赋的球员展开了激烈的竞争。1893年,英格兰球会阿斯顿维拉花了100磅,从西布朗签下了威利-葛洛福斯(Willie Groves)。

不过,谁才是第一个靠踢球赚钱的球员呢?就目前我们掌握的信息而言,他是苏格兰人弗格斯-苏特。

弗格斯-苏特(1857-1916)是老石匠大卫-苏特(David Suter)和妻子凯瑟琳的独子。1857年11月21日,苏特出生在苏格兰格拉斯哥的三叶草大街(Shamrock Street)159号。

到了1871年,苏特一家搬到了帕特里克(Patrick)的默克兰大街(Merkland Street),那时苏特的妹妹汉娜-莱蒙(Hannah Lemon)都已经5岁了。

七年过后,年轻的苏特子承父业,也做了石匠。但他坚称达温镇(Darwen)的黄石质地很硬,不易开裂,所以,他不想再做石匠了。

一般情况下,这样客观的描述都会被接受,没有人会有意见。但与此同时,苏特搬到英格兰,加盟了达温俱乐部,这就让人怀疑他的动机了。

从1876年到那次转会前,苏特已经为帕特里克队效力了一段时间。那年9月,他收到了英格兰达温俱乐部的邀请。

那时的相关法令禁止足球运动员获得报酬。既然如此,一个苏格兰石匠为何要离乡背井,放弃自己的事业,去英格兰踢球?

就算你不是福尔摩斯,也不难猜到,苏特如果去达温俱乐部踢球,肯定能以某种方式拿到一笔补偿金。苏特的想法是,既然板球是一种职业,那么足球为什么不可以?没有必要假装这两项运动有什么区别。

“当年你和詹姆斯-洛夫是怎样取得报酬的?”有人问苏特,他回答道:“嗯,我们没有固定薪水。不过有必要的时候,我们会跟会计见个面。有可能我们三个星期不拿一分钱,之后再领10英镑。我们从没遇上过什么困难。”——兰开夏每日邮报(Lancashire Daily Post),1902年12月13日。

1878年10月,令人大跌眼镜的是,格拉斯哥城市银行突然倒闭。负有无限责任的1200名股东损失惨重,董事们锒铛入狱,苏格兰金融界大为震动。

建筑商彼得-麦基斯科克(Peter McKissock)的所有雇员都丢掉了工作,这其中就包括21岁的石匠苏特。11月,石匠们还组织了集体罢工,抗议雇主削减工资,这让苏特的境况雪上加霜。

这时,苏特听说自己在帕特里克队的队友詹姆斯-洛夫(James Love)转会去了达温足球俱乐部,于是写信给俱乐部的主席汤姆-欣德尔(Tom Hindle),提议自己以石匠的身份作掩护,前往达温镇,并加入达温俱乐部。

达温俱乐部的正式名称是达温板球与足球俱乐部(Darwen Cricket and Football Club),其实它的足球部门刚成立没多久,之前使用的都是橄榄球的规则,后来才接受了英足总的规则。

他的首秀是在1878年的11月30日,一位球迷表示:“他让所有球员和球迷都兴奋了起来,他的表现是我们以前想都不敢想的。”

他和老队友洛夫一道,激励了整支球队,帮助达温队在1987年成为第一支杀进足总杯八强的北方球队。他们在1/4决赛输给了后来的冠军——老伊顿人队(Old Etonians)。

记者J.H.凯顿(J.H. Catton)报道称:“球队的其他成员每周都会给苏特提供一些帮助,确保他衣食无忧。”

抵达达温镇不到两个星期,苏特就入选了兰开夏郡队,连他的老朋友洛夫都从未做到这一点。苏特后来还多次在不同比赛中为兰开夏郡效力。

为达温队效力的第二个赛季,苏特就被任命为队长,并带领球队夺得了队史上第一个兰开夏郡冠军。他的弟弟爱德华-苏特也从帕特里克来到达温镇,加入了球队。

然而,在达温队踢了两个赛季之后,苏特又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——背叛了将他提拔为队长的达温队。

他毫无预兆地加盟了达温队的死敌——布莱克本(Blackburn Rovers)。人们又一次怀疑,金钱和更加优厚的条款,是苏特转投死敌的主要动机。

这些怀疑毫无疑问是正确的,事实上,布莱克本向苏特支付了100英镑,只是为了让他穿上布莱克本的球衣。(同时也有传言称,苏特与球队的女服务员发生了关系,还有一个私生子。而苏特离开达温队之时,正值女服务员怀孕之际。)

达温俱乐部不愿把事情闹大,没有提出正式抗议,毕竟他们也是靠着同样“肮脏”的手段把苏特引诱到英格兰来的,这其实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。

达温和布莱克本两支球队之间的关系急剧恶化,就像曼联和利物浦一般势同水火。

1880年11月,达温与布莱克本这对冤家终于相遇。愤怒的球迷们冲进了球场,双方大打出手,有关方面不得不取消了这场比赛。

比赛开始前,达温的官员们对布莱克本的同行冷嘲热讽,因为他们居然雇佣了苏格兰人,要知道,达温队里可都是“土生土长的达温人”。

可想而知,达温和布莱克本的下一场比赛也只能取消了。除了足总杯,他们再也没机会同场竞技。

两年后的1882年,苏特的布莱克本在足总杯决赛中输给了老伊顿人队。尽管老伊顿人有着辉煌的历史,但布莱克本仍被视为夺冠热门,因为他们整个赛季都保持不败。

结果,老伊顿人夺得了足总杯冠军,老伊顿人也成了最后一支赢得足总杯冠军的业余俱乐部。

到了1883年,英国足球朝着职业化道路阔步前进,但英足总似乎很难跟上脚步。比如,艾宁顿俱乐部(Accrington FC)因为他们试图雇佣经理人,面临着被英足总除名的窘境。

一年之后的1884年足总杯比赛,厄普顿公园向英足总提出抗议,他们声称对手普雷斯顿(Preston North End)向队内很多苏格兰球员发放薪水,普雷斯顿也因此被迫退出当年的足总杯,因为他们承认为了保证球队的竞争力,向球员提供了薪水。

但有趣的是,普雷斯顿给自己球员发放的所谓“薪水”,只是区区1英镑的周薪。

然而,苏特效力的布莱克本却一直没有遭到调查。苏格兰巨星约翰-英格利斯(John Inglis)加盟后,球队的实力提升了一个层级。1884,1885和1886年,布莱克本完成了足总杯三连冠的伟业,苏特作为后卫功不可没。

1888年,苏特选择退役,颇具讽刺意味的是,正是在那年,英格兰足球联赛正式开踢。

那一年,埃弗顿给队内球员尼克-罗斯开出了10英镑的周薪,这也让罗斯成为世界足坛第一个拿到两位数薪水的球员。

但在当时看来,这简直就是开玩笑,要知道,当年在码头干重体力活的工人,一周辛勤工作44小时才能赚到1.2英镑,而罗斯这种一周训练4次比赛1次的球员,竟然就能每周赚到10英镑。

也是那一年,之前说给球员发1英镑周薪就被迫退出足总杯的普雷斯顿,以不败战绩拿到了英格兰足球联赛元年的冠军,顺便,还拿了足总杯,成就双冠王伟业。

退役之后,苏特继续生活在布莱克本,直到去世前不久,他一直从事着出版行业。

如今,苏特被视作是帮助布莱克本崛起成为英格兰巅峰的关键人物。尽管曾经被格拉斯哥流浪者拒绝,苏特的职业生涯仍然称得上伟大。

1885在伦敦舰队街安德顿斯饭店举行的一次会议上,英格兰足总接受了足球职业化的现实,批准了雇佣职业球员的行为,球员拿薪水正式合法化。

不过为了进行约束,英足总不断出台条款限制球员的薪金上限,1901年球员的周薪封顶为4英镑,1922年就上涨到了8英镑,1947时则为12英镑。

到了1953年,当时最顶尖的球星、富勒姆队的吉米-希尔已经可以拿到20英镑周薪了,但是球员们对于周薪工资上限的规定一直极度反对,毕竟,在当时的英国社会,一名煤矿工人都可以拿到远超球员的不菲薪水。

但就像曾效力博尔顿的英格兰国脚托马斯-班克斯曾说过的那样,“我是一名矿工,也是一名球员。社会上很多人崇拜着拿着高薪的矿工,但是斯坦利-马修斯在球场上带给他们的狂热,比起高薪矿工来说,要多得多!”

1961年,拿着20镑周薪的吉米-希尔倡议,球员工会大闹英足总,双方终于达成一致,废除了周薪上限的规定,此后球员薪水也爆炸性地飞速上涨。

希尔队友海耶斯的周薪立刻上涨到了100英镑,英格兰足球运动员周薪首次突破3位数,而球员的平均周薪也达到了20英镑,超过了当时英国人的周薪水平(17英镑),不过那只是足球运动员薪水和普罗大众拉开差距的一个开始。

到了1968年,曼联传奇乔治-贝斯特的周薪已经达到了耸人听闻的1000英镑,成为英格兰第一个周薪达到4位数的足球运动员,而当时英国人的平均周薪只有26英镑。

在英格兰,球员从领工资踢球到周薪2位数,用了100年时间,从周薪2位数到3位数,则花了整整73年,而突破4位数大关,只用了短短7年时间。

1992年,英超联盟有限公司成立,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正式开打,那一年,联赛最高周薪是利物浦为约翰-巴恩斯提供的1万英镑。

要知道,12年前,意甲罗马俱乐部就给巴西人保罗-罗伯特-法尔考提供了高达1万英镑的周薪,巴西人也成为世界足坛第一个周薪过万的球员。

人比人,气死人!花了7年时间,站在20世纪的尾巴上,拿着英超顶薪的曼联铁血队长罗伊-基恩才追上当年巴乔的5万英镑周薪。

时间来到新世纪,2001年从热刺加盟死敌阿森纳的索尔-坎贝尔获得了一份肥约,他成为了世界足坛第一位周薪10万英镑的球员。从1000英镑到10万英镑,仅仅用了33年,足坛顶级球员的薪水就翻了100倍之多。

不过要说明的一点是,和其他国家不一样,英国媒体常说的球员薪水,一般都是指税前收入,而在计算球员年薪时,方便起见,不管休赛期与否,英国媒体一律直接用周薪的数字乘以每年52周。

比如,当年在曼联拿着30万英镑周薪的鲁尼,按英国媒体的公认算法,再算上汇率,鲁尼的税后年薪大概是1115万欧元。

2017-18赛季,英超球队球员平均薪水最高的十支球队(单位:百万美元)。

作为当今足坛第一高薪球员,巴萨巨星梅西的年薪为4600万欧元(约合4133万英镑),折合成周薪也超过了70万英镑。

另外,根据英格兰球员工会公布的数据,1957年顶级球员一年可以挣到1677英镑(含奖金和差旅补助),按照通货膨胀率计算,这笔钱放在今天也就是一名英超球员一周的薪水。

作为当今足坛商业化运作最成功的联赛,英超也最早被金元力量侵蚀,足球的单纯时代早就一去不复返,据专家预测,到了2030年球员普遍周薪将达到100万英镑,这远非是贝斯特、海耶斯乃至苏特可以想象到的数字。

2017-18赛季,各大职业联赛球员平均工资排名,NBA遥遥领先(单位:百万美元)。

苏特也不会想到,在他去世后的一百年间,世界足坛竟发生了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,薪水不再是球员们忌讳的话题,甚至成为了划分球员等级阶层的一项标准,拿着22万英镑周薪的阿圭罗和拿着8万周薪的安迪-卡罗尔,谁更加优秀是显而易见的,但是相比于苏特,他们是否更加出色,这就是留在历史长河中永远不会有答案的问题了。

原因有很多:首先,在他那个时代,没有摄像机来记录他的丰功伟绩;其次,苏特薪水的来源难以考究,有些算在门票收入中,有些则是虚构的在地方企业打工的收入,毕竟,很少会有人乐于保存那些账本;第三,苏特在达温和布莱克本的那些故事,更多地是一些奇闻轶事,或者口耳相传的传说,人们很难分清哪些是真实的,哪些是虚构的。

无论如何,1916年苏特去世时,他仍被视作一位先驱。他是一位优秀的球员,这也是他的价值所在。

他证明了职业足球的可行性,给英国足坛留下了一份丰厚的遗产,也为世界足坛开启了工资时代的先河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